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导演吕行:在最美表演里尝试更新鲜有反差的表演

新浪娱乐讯,导演吕行和演员迪丽热巴[娱乐影响力人物榜✨第64名]、谭松韵[娱乐影响力人物榜✨第44名]合作了2020最美表演的两条短片。

年前吕行刚和谭松韵拍完了《我们的新时代》,又再度在最美表演中携手。这个关于小舞女的短片故事是吕行、谭松韵和编剧一起探讨出来的结果。

吕行透露,在《我们的新时代》中,谭松韵扮演了一个性格霸道的女大学生村官,和她本人的形象有很大的反差。

吕行发现,演员们总是希望尝试和自己反差大、从没演过的角色,而最美表演的拍摄就给了演员们这样一个机会,比如迪丽热巴这次出演了聋哑人、谭松韵饰演了魅惑小舞女,吕行也希望通过最美表演这样实验性的尝试,给观众看到演员更多的可能性。

新浪娱乐:谭松韵自己说出演小舞女的角色对她是个挑战,因为跟她本人有蛮大反差的,您觉得她演得怎么样?

吕行:我觉得演得很有趣,因为最美表演其实是一个短片,我们也没有销售的压力,也没有特别多的限制,我觉得你就让一个艺人呈现一点跟以往的荧幕形象有突破、有反差、对于观众来讲有新鲜感的东西,本质跟我们其实拍戏去塑造一个角色也很像,但这个东西实验性跟尝试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。

新浪娱乐:您觉得谭松韵演出了那种魅惑的感觉了吗?

吕行:挺好的,挺有趣的,因为她的魅惑和其他一些荧幕上的经典的魅惑的形象不太一样,本身从她的形象来讲,还是比较清纯可爱、俏皮、邻家的,跟观众的距离感很近的。这本身是个年代戏,又是以一种魅惑的人物形象去展示给观众,我是觉得她塑造得还挺好的。

新浪娱乐:刚在现场我注意到雪茄那场戏其实大家都笑场了,关于那场戏拍摄前您和她交流过吗?

吕行:有,但是不会交流得这么细。因为所有现场的表演,不光是对于一个演员的要求,还有对手戏的演员,他俩在这个情境之内会如何表演,我不是特别喜欢去提前预判这些工作,因为我觉得好的演员都会在你给他提供的基础之上,给你想要的更好的东西,我觉得我们这个组的演员其实还都有这种能力。

新浪娱乐:跟迪丽热巴合作《约会》那条短片是您的创意吗?和她合作感觉如何?

吕行:其实是当时新浪的朋友给到的一个创意,然后我们在那个基础上改成了一个剧本。热巴也挺好的,我那是第一次跟热巴在一起工作,她也很敬业,在表演的过程当中也愿意去尝试一些自己之前没有尝试过的角色,我觉得她也挺有创新的意识的。

新浪娱乐:今年最美表演整体的主题是“2020 致敬勇敢的你”,您怎么理解勇敢?如何通过短片去表现勇敢?

吕行:勇敢其实就是一个人面对着世界,面对着自己的时候,表现出来的一种态度。像松韵演的这条短片里,她看上去是个柔柔的歌女,但是其实她要承担着一个锄奸的任务,需要她有勇气勇敢地去完成这样一项富有使命感的工作。

新浪娱乐:拍摄中有没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片场故事?

吕行:其实就是在准备和沟通的环节,因为现在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,我们要在这种条件下完成工作,要付出挺大的努力的。因为我们一般情况下,技术上其实选择很多,我不在这儿拍可以去那儿拍,但现在给我们留下的选项不多,我们是把一个拍年代戏的棚景改了一下。大家觉得这个剧本还挺有意思,所以我们也很勇敢尝试了一下。

新浪娱乐:您觉得什么是最美表演?

吕行:其实最美这件事,我一直并不是特别追求的,因为最美它其实是一种强制力的表现,我们可能也想说希望我们表现得很完美,希望各个方面无懈可击,会用各种各样的要求去限制它,但其实丧失掉了其他的可能性。

我觉得最美的表演其实需要你让演员在了解了角色、与角色深入的认同以后,用自己的方式调动自己的情感表现出来,其实就是依据演员个人对于生活对于角色的理解,用他所擅长的方式表演出来。

新浪娱乐:在您过往看过的影视作品中,您觉得哪一次的表演可以称之为最美表演?

吕行:太多了,国内外都有很多非常厉害的演员,给我们呈现过很精彩的表演。比方说《克莱默夫妇》里梅姨在法庭上的那场戏,她就很厉害;包括像阿尔帕西诺,他在《教父》里面多次贡献了我觉得很棒的表演;包括我前段时间在看堺雅人演的《半泽直树》。有非常多好的表演上的范本。

(杨晋亚/文 王远宏/摄影 张大伟/摄像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» 导演吕行:在最美表演里尝试更新鲜有反差的表演